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秋 &8226; 烟

发布时间:2019-09-13 05:25:13
摘要:连绵阴雨,到处都湿漉漉的。秋的心里更是湿漉漉的。她坐在电脑前,电脑屏幕上打开一个QQ对话框。对话框被最大化,密密麻麻的字、符号和表情占满了整个屏幕。最后一行是一串表情;一个艳红的唇印、一支玫瑰、一个拥抱和一个再见。秋盯着这个再见的表情,眼神滞涩,似刚刚燃过的灰烬,正在渐渐黯淡,间或有一个火星迸溅,似流星在她的眼底一瞬而过。再见的图案,一只手规则地摆动着,时间便在摆动中一分一秒的滑走。每过一会儿,会出现屏幕保护,几个光圈在屏幕上旋转。这时候,秋会动一下手,把屏幕唤醒。整个下午,秋就这么坐着,一手随意地搭在皮转椅的扶手上,一手握着鼠标,头微微前倾,双肩瘦俏,似一尊静美的雕像。 入秋不久,一连几天阴雨,天气骤然变冷,树叶也在一夜之间变得斑驳一片。
连绵阴雨,到处都湿漉漉的。秋的心里更是湿漉漉的。她坐在电脑前,电脑屏幕上打开一个QQ对话框。对话框被最大化,密密麻麻的字、符号和表情占满了整个屏幕。最后一行是一串表情;一个艳红的唇印、一支玫瑰、一个拥抱和一个再见。秋盯着这个再见的表情,眼神滞涩,似刚刚燃过的灰烬,正在渐渐黯淡,间或有一个火星迸溅,似流星在她的眼底一瞬而过。再见的图案,一只手规则地摆动着,时间便在摆动中一分一秒的滑走。每过一会儿,会出现屏幕保护,几个光圈在屏幕上旋转。这时候,秋会动一下手,把屏幕唤醒。整个下午,秋就这么坐着,一手随意地搭在皮转椅的扶手上,一手握着鼠标,头微微前倾,双肩瘦俏,似一尊静美的雕像。
和岍在网上的交往快一年了。两年前,秋的丈夫走了,没有给秋任何理由,毅然决然地抛下秋,去北方了。秋由此结束了一段麻木的令人窒息的婚姻。秋的心终于可以自由翱翔,可这种翱翔没能持续多久,便跌落了。在没有尽头的长长的夜里,秋沐在橘黄色的灯光里,再也感受不到自由翱翔的快乐。橘黄色的灯光依然如旧,却不再纯粹。失了鲜活意味的自由,心如一片落叶,失了根基,翱翔变成了飘摇。
秋和岍在网上相遇了。
聊天室里,岍陷在一堆美女间,神采飞扬,言语诙谐,狂聊神侃。美女们更是 迸溅,文字表情满天飞。
秋不语,躲在一隅观聊。
很长一段时间,岍总会在对话间隙送秋一朵玫瑰,秋亦回应莞尔一笑的图案。
终于有一天岍点开了秋的对话框,秋走进去,再也走不出来。
屋外的雨下得不紧不慢,整个世界静得只剩下淋淋沥沥的雨声。暮色渐近,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
每次和岍在网上聊天结束,秋都会很长时间回不过神。她和岍在网上聊天的心情也变得像小孩的脸,阴晴不定。有时 似火,有时冷若坚冰。秋越来越感到不安,一种情绪正像荒草一般在她心里疯长。思念愈来愈浓,却愈来愈缥缈。秋觉得,思念隔着屏幕,用几行字传递,已经变味。这些词句在屏幕间,一波波汹涌却无力承载浓如醇酒的思念。一句句浓情似火的字,个个变得坚硬异常,那种暖暖地柔软没有了,那种心像被子弹击中的感觉没有了。是被网络弄丢了,还是被网络贪污了?
这不是秋想要的结果。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秋一惊,眼睑快速地眨一下,愣怔片刻,才匆忙拿起手机接听。电话是妈妈打来的,无非是关心。秋轻声应着,心里渐渐泛起一股委屈,鼻子一酸,一串泪顺颊而下。再应和妈妈的话,就带了明显的鼻音。妈妈听出异样,问得越发急切。秋轻抹一把脸,舒口气。“妈---没事,就是有点感冒。”语气中有种故作的矫情,说完,匆忙挂了电话。但那电话,随后又追过来,秋只好耐着性子,听妈妈的絮叨了。终于,秋耐不住了。“妈---我饿了,你得让我去吃饭吧!”妈妈这才百般不愿地挂了电话。
真饿了。秋从皮转椅里挣起身,活动一下有些发僵的身体,去冰箱找吃的。一片微光罩着一桶方便面。秋关了冰箱门,走进厨房,站在灶台前,抿着嘴,愣怔半晌,还是从冰箱里拿出方便面,冲上水。坐在沙发上,看着方便面桶蒸腾着一缕缕热气,忽然想起还有一个红辣椒,秋想不起放在哪里了。记得是自己的拎包,可,没有找到。秋飘向厨房,打开冰箱,搜寻任何一个能出现的地方,没有,想了想是不是在地下室的自行车车筐,打开防盗门,直直下楼。对面的邻居,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随即也跟了下来。秋从没有正眼看过他,因为他总是在很晚的时候回家,混乱不稳的脚步声,重重的关门声无一不在提醒秋,他回来了。车筐里是空的,上楼,又打开包,竟然在拎包的夹层里,一个鲜红的辣椒就躺在那里。秋终于安稳下来,洗净,慢慢切下去;先切成细丝,再横切成小丁,盛在小碗里,倒上醋。端过方便面,筷子 去还没搅了两下,方便面成了浆糊。

下班后,烟去街上随意吃了点东西,回到宿舍。坐在椅子上发一会儿呆,点一支烟,深吸一口,慢慢呼出去,一种情绪在心里流转。打开电脑,点击进入江山文学网。烟喜好文字,每晚写点字,发在网上,聊以自娱。多少年来,这是烟每天最畅快的时刻。在荧屏的微光里,随着手指在键盘上弹动,一行行字,一如烟的思绪,汩汩流淌,烟乐此不疲。
可今天烟却静不下心,有一种说不清的躁。脑子里一片空白,又一片混乱。思维迟滞,写不出一个字。烟懊恼地一拍桌子,顺手拿起烟,点燃。光标在各个网站乱窜。网易、网易博客、新浪、新浪博客……这里看看,那里逛逛。
“很多时候,当我们想不起什么的时候,会略带歉意地说自己记忆力不行了,其实明白,时光旧了,很多东西都旧了,更有那些细若沉沙的情感,早已纷纷落下,甚至绝迹。”
烟一下坐直了身子,盯着眼前的文字。
“想不起往事中的许多话语,别人说起时,只是一味地应着,装出自己记得的样子。其实心里莫名地惶恐,仿佛时光早已将自己碾碎,那些往事已灰飞烟灭,自己也随之化作一缕青烟,无迹可寻。
来的终会来,去的终会去。时光永远在局外看着众生沉沦,不动声色。
……”
烟的心,莫名地一跳。有一种被文字击中的感觉,心似裂了缝隙,一股情绪汩汩流出。翻至最前,看作者的名字。秋之雨。烟轻念一声。仰靠在椅子上,闭起眼,任情绪在文字里流转。
一个纤弱的背影,亦是坐在微明的电脑前,手指灵动,哒哒—哒—哒哒哒---文字如一个个心符凸显。“来的终会来,去的终会去。时光永远在局外看着众生沉沦,不动声色。”文字很超然,烟却没有从中读出超然的意味。烟听到一声抑悒地叹息。
纤弱背影?干嘛一定是纤弱。峨眉微蹙。那她为什么要微蹙峨眉?
烟做了情绪的俘虏。
烟留了言,留了QQ号,略一思忖又删了。复去各网站瞎转,心却似被一根线牵着,不自觉地又转了回来。烟思之再三还是留下了QQ号。
随后几天,烟失了神。
一天。
二天。
烟说:三天!只等三天,三天不来,就走!

烟值夜班。
在外面吃饭久了,每到吃饭时就犯愁,转了半晌,也拿不定主意吃什么。路过烤红薯摊,买了两个烤红薯。经过护士办公室,冲秋扬一扬手。
“烤红薯。”秋一声轻呼,搓搓手,看烟一眼。“嘻嘻,我的最爱!”
“那就跟我来。”烟没停,一路回到值班室。
秋随后进来。
烟一脸笑意,盯着秋,看着她一副急不可耐地吃相。
烟忘了第一次见到秋是什么时候,该是烟刚来那几天,但当时的感觉记忆犹新。
一身护士装,端着治疗盘,脚步轻盈。似轻风,在净洁静谧的走廊里,悄然飘过。一股淡雅的清香在烟的一呼一吸间一瞬而过。这是一种圣洁的美,犹如一件精美的青花瓷,使人见之既欲捧于掌心,却不会有丝毫的亵渎之念。
这不是烟这个年龄该有的感觉。但烟细想想,这正是烟该有的感觉。
今日之秋,清面素雅,清丽活泼,使人油然而生亲近之感。烟眼微闭,秋的形象似一缕风掠过心迹。
秋仰起头,看一眼烟。咧嘴一笑,一口小白牙,似晶玉。“我喜欢吃烤红薯。”嘴唇四周吃红薯时留下的灰渍随着她说话,碎屑掉下来,更有别一样的俏丽。
“那还不简单,以后天天送烤红薯给你。”
“真的!”
烟微微一笑。“简单!”

下班一进家门,秋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登录QQ。没有出现她想要的结果。QQ好友栏里一篇灰暗。秋,慢慢仰靠在皮转椅上。
今天没有看到岍的留言。秋心里不免有点失落和不安。
其实,秋很矛盾,这种矛盾随着时间地推移愈来愈浓。她一面急切地盼着和岍在网上的见面,盼着岍的那一份文字上的 ,犹如一个瘾君子对海洛因的期待。又隐隐地怀着恐惧。她惧怕每一次关网,每一次结束。每当她发出再见的图案,她的心都会一揪。这种感觉犹如两人的长亭话别。虽然她知道这种离别很短,短到太阳的一起一落,短到一声太息。
于是,秋怀着期盼,怀着恐惧,期待与岍的下一次网络重逢。这样反反复复,她的心便在水与火中,接受一次次地洗礼。

烟一如既往,坐在电脑前,敲他的文字。前几日的不安和期盼已然淡去。三天已过,烟一声叹息。其实,好多事,没有开始亦无结束,一如蜻蜓点水,在心湖中,一掠而过。之后,一切归于无痕。
涟漪之下,潜流涌动。烟缠绵于被文字击中的感觉。
静默的QQ忽然闪动,有人要求加为好友。烟不自觉地拒绝了,但那个请求随后又到。烟心里一动,同意了。
丁晴儿。烟有点失望,问道:“是江山网的朋友吗?”
“我是秋之雨。”
烟听到心紧缩的声音,手竟不经意地抖了一下。“我还以为等不到你了呢。”如果这行字有声音,丁晴儿一定会听得到烟的声音在颤。
“呵呵,不凑巧,还好,还是联系上了。”跟着是一个调皮的图案。
“那天不知怎么就看到你的那篇文字,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有一种被你的文字击中的感觉。”
“呵呵,人真奇怪,就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你的文笔不错。”
“我那算什么文笔。文字对我不过是一种情绪的出口。”
一阵静默,随后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图案和文字。似乎大家都小心翼翼,站在远远的地方,相互观望着对方。
烟自觉不是一个擅于聊天的人,这样的聊天对烟已经失去了意味。但烟分明可以感到那种被丁晴儿文字击中的感觉在体内涌动。烟对着荧屏,竟一时无措。

秋和岍在网上的聊天,依然 如火。可是这种 却让秋越来越无法忍受。秋需要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岍给不了。秋越来越有一种不安,她觉得自己的 正被一种莫名的焦虑耗竭。犹如一只烟,吞吞吐吐间,燃烧了自身,也燃尽了 。每当关网后,一个人躺在阔大的床上,秋会双臂紧紧地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绻在床的一角。雪青色的暗花床单,在橘黄色的微光里,无限放大,整个空间亦随之膨胀,丝丝缕缕的死寂从四面八方挤进来,填满所有角落。
暗夜无边。寂寞无边。寂静无边。整个世界惟有自己的心在跳。
一种失落在秋的心里蔓延。

幽静,一切都安然入睡。烟在外科护士办公室的门口,探头看一下,秋在独自发呆。烟咳一声。
秋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瞪着烟。“你值班?”
烟搓搓手,自怀里,掏出一个纸包,在秋的面前摊开,一股烤红薯的清香满溢出来。烟说:“有个病人不太好,过来看看,顺便给你带点吃的。快吃吧,乘热,凉了就不好吃了。”
秋拿一个,剥了皮,撮着嘴,小咬一口。红薯入口即化,心便也如烤红薯般,暖且柔了。
“烟,咋跑这么远工作,咋不在家门口找一家医院?”
烟淡然一笑,欲言又止,半晌,说:“我生性漂泊。”
“那还你一天窝在家里,礼拜天也不见你出去转转。”
“我懒。”
秋鼻子微微一蹙,说:“我看也是。”慢慢吃着烤红薯,半晌,又说:“烟,明天我休息,来我家给你做顿好吃的!”

烟走进秋家的时候,秋还在网上和岍聊天。两人似乎聊得不怎么开心,秋一脸戾气,见烟进来,直接拔了电源,关了电脑。秋脸上似有泪渍,冲烟尴尬一笑,走进卫生间。再走出来的秋已是容光焕发,妩媚可人了。
饭菜不丰盛却很精致。烟感受都久违的温馨。家,烟的脑子里忽然蹦出这个字。
秋拿出一瓶酒。“今天我们喝点酒。”
烟点点头,在桌边坐下。
言语不多,惟有推杯换盏。
烟说:“你我喝的都是寂寞!”淡淡一笑,一扬脖子,把一杯酒倒进嘴里。
“吆,烟还挺会拽文词的。”
酒至半酣,秋醉眼朦胧,瞪着烟,说:“烟,你追我吧。”说完,秋自己先吓了一跳。稍一愣,抓起酒瓶,斟满酒,灌进嘴里,趴在桌子上,双肩颤动,嘤嘤啜泣。
“你醉了。”烟说。拽起秋,扶她去卧室。
秋躺在床上,吐得一塌糊涂。
烟为秋里外奔忙,清理收拾。倒了水,拿了湿毛巾为秋冷敷。末了,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秋,慢慢地,心竟柔了,似有一股和熙的微风在心间拂过。
烟,摇摇头,嘴角涌起一丝自嘲的笑。

烟和丁晴儿的聊天依然是有一搭没一搭,有时几天也说不了几句话。
但烟始终被那种情绪缠绕,不能自拔。每当烟面对这种情绪,都会感到自己的心在紧缩,似有什么东西要奔突而出。
烟的心充满矛盾。他很想告诉丁晴儿一些雪藏在心里的东西。这时候,总会有一只无形的手,把将要冲口而出的话拽回去。烟的心便在挣扎中,变得坚硬起来。
十多年前,烟开始了他的漂泊生活。开始,只是在家附近,渐渐地,越走越远。这种远对烟而言,不仅仅是空间距离,更是心的距离。这种感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早就存在于心。烟之妻对烟的评价简单到只有三个字。蔫,窝囊!烟最初听到这三个字时,只是在心挣扎了一下。
终于有一天,烟之妻不再容忍烟的漂泊,自己也去漂泊了,只是漂的更远,漂到南方去了。

共 65 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优美的文字叙述了一段温馨的爱情进程,不追求张扬,也没有离奇的情节,但它温馨而自然,特别是作者流畅恬静的文字风格,将此作经营得想散文一样充满了柔柔的情谊,让人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找到一段安静的情绪,就像倾听安魂曲一样……【编辑:耕天耘地】【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4 018】
1 楼 文友: 2011-04- 0 16:50:05 老耕佩服作者运用语言的功夫,就连标点符号也都那样规范,敬佩作者这份严谨和高深!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4- 0 2 :22:07 老耕过誉了。你我神交已久,对你的文字,烟亦心怡久矣。烟,初到江山时,便被你的那篇《槐树庄梦魇》所吸引,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相遇,请教。老耕编发此文,费心了!问候,安好!
2 楼 文友: 2011-04- 0 21:07:16 读了又读,深有感触,这样的红尘情缘不仅仅是一个故事,烟再一次用巧妙的谋篇布局,峰峦迭替的起承转合娓娓道来,起落无迹的技巧和流丽畅快的风格,使人不忍释卷,想要探寻文字背后的信息。给我印象比较深的还有网络和现实来回穿插的叙述方式,人物的心理刻画力透纸背,内涵就在字里行间,隐隐溢出意味深长。
好文采!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4- 0 2 :11:57 秋,能得你赞誉且如此细评,烟真是感激莫名哦,不过,俺俩在这里说文字,有负此文《秋 烟》文题,还是说偷菜,这样,来得畅快。
 楼 文友: 2011-04- 0 22:02:46 文字很美,细腻的表现方式触及人心,内容很精彩,是我喜欢的风格,但我更喜欢秋和烟能获得幸福。还有,很很欢里面的一些话,源于生活,发自心灵,犹如发自内心的柔情、心音。学习朋友精湛的笔力! 用文字歌唱生命,用真情温暖你我!
回复  楼 文友: 2011-04- 0 2 :15:00 谢谢兰心点评,费心了。
4 楼 文友: 2011-04- 0 22:27:10 散文化的小说,欣赏,问好! 自由职业者
回复4 楼 文友: 2011-04- 0 2 :17:11 谢谢三刀,常联系,多交流!问候!
5 楼 文友: 2011-05-01 12:18:24 烟,俺家的萝卜熟了,来摘白菜吧!!嘿嘿~~
回复5 楼 文友: 2011-05-10 20:57:42 哪有麦子,都是玫瑰!尽忽悠俺!
6 楼 文友: 2011-05-01 21: :20 问候烟,感慨于你的感慨,为爱的心和爱的人祝福,希望一切安好。 怒江大峡谷一所乡村中学的英语教师
7 楼 文友: 2011-05-10 1 :06:18 穿梭于现实与网络中,哪个更为真实?用情惟真,哪个都很真实。丁晴儿和岍、秋和烟,同一个人,不同姓名,出入于现实与网络,哪种状态都真实到如指间律动的某种情绪、某种情怀。当网络成为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虚拟的网络也将成为情感的另一现实载体和场所。具体到本篇,置身于作者为我们截材的一段现实与网络并列存在的情感历程,我们应该可以深切地体会到其中,作者流动于人物肢体语言与心理活动的高度契合。这种契合使得现实与虚拟中的两个人的情感世界精准、微妙到似曾相识、触手可及。现实中的我们需要什么,网络中的我们又需要什么?现实能给我们什么,网络又能给我们什么?这些问题,在网络越发覆盖我们的生活时,显出另一种更为真实的现实态,也是本文独具光彩的特质。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8 楼 文友: 2011-05-10 14:5 :58 发生在网络时代的故事,笔法细腻,别有风味,让人心动。欣赏学习啦。
回复8 楼 文友: 2011-05-10 16:0 : 2 谢李老赞誉。问候李老,祝安好!
9 楼 文友: 2011-05-10 19: 2:5 小说的情节既不复杂,也很平实,但却绝不平淡。因为作者调动了文字、气氛、心理捕捉以及一种松弛而有弹性的叙事方式去完成了整个故事,对于主题的开掘也不采取那种“力透纸背”的方法,而是自然而然,入肌入里。
回复9 楼 文友: 2011-05-10 20:51: 1 谢谢绝品组,对《秋烟》的点评,感谢诸位评审的对烟的鼓励!问候诸位,辛苦!
10 楼 文友: 2011-05-11 08:42:09 小说用优美的文字叙述了一段温馨的爱情进程,不追求张扬,也没有离奇的情节,但它温馨而自然,特别是作者流畅恬静的文字风格,将此作经营得想散文一样充满了柔柔的情谊,让人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找到一段安静的情绪,就像倾听安魂曲一样 一位实力派诗人,新诗部落社团编辑。
回复10 楼 文友: 2011-05-11 15:28:44 谢行之兄点评。文以读者为贵,能得兄之赞誉,烟心足矣。问候,常联系,往来!小孩有口臭是怎么回事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胸痹心痛发作的诱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