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七八二章 混元乾坤

发布时间:2020-01-17 02:37:15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七八二章 混元乾坤

淡黄气雾如山呼海啸,瞬间弥漫千里方圆。

机关兽上,众修目力与灵识皆受到阻碍,无法看清燕澜与沐荣光的身影。

机关龙兽上的修士好一些,因为机关龙兽可以穿梭在最中心的区域,故而众修偶尔能瞥到燕澜或沐荣光一眼,但很快又随着机关龙兽的游走而无法看到。

燕澜紧锁眉心,喃喃道:“这伞当真诡异,居然能爆发出这等能量,且能自成一界。在这一界中,沐荣光便是唯一的主宰。这伞绝对大有来头。”

燕澜搜遍众多御奴的记忆,也未能找到这伞的来历。

沐荣光手执黄伞,淡漠地望着燕澜,仿佛望着一个死人。

燕澜冷声道:“沐荣光,你似乎觉得自己赢定了。”

沐荣光轻笑道:“此宝之下,纵然真正的逆天涅境大能亲至,我也有一战之力。”

燕澜嗤笑道:“吹牛可不要吹破天。”

沐荣光目光骤凝:“你若不信,很快便让你好好品尝此伞的盛威。现在,你难道没有感觉身躯发软,四肢无力吗?”

燕澜微微低头,忽然发现,他的肉躯好似一块冰糖泡到水中,居然逐渐有了融化的迹象。

“难怪沐荣光不急着出手,原来这淡黄气雾竟有如此神通,连我的肉躯都能侵蚀。不过,也就只能影响我的表层罢了。我乃神合中期大能,肉躯早非是凡胎之身,一般侵蚀之力根本对我无效,由此可见,此伞绝对是异宝。”

燕澜突然对这黄伞有了浓厚的兴趣。

就在这时,机关龙兽上一名沧桑老者惊呼起来:“混元乾坤伞,老朽绝对没有看错,这就是传说中的混元乾坤伞。此伞一开,方圆千里回归混沌之初,其他修士便与天地失去联系,无法从外界吸纳能量,甚至都无法探测对手的存在。”

“混元乾坤伞,竟有如此神通,此伞究竟有何来头?”

不少修士目光瞪向沧桑老者,满面好奇

沧桑老者目光闪烁,好似回忆起被封印在历史尘埃中的记忆,轻咳几声道:“老朽亦是从一本古老残卷中获知,那残卷对混元乾坤伞记载不详,只记载了数十万年前一场大战。”

“那场大战中,一名准逆天涅境修士手执此伞,面对一名神合初期大能和六名九衍分神巅峰期及准逆天涅境修为的修士围杀,最终竟将那名大能重创,其余六人全部战死。当然,那名修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身修为全部荒废。”

“但是,谁都知道,准逆天涅境与真逆天涅境之间,存在着一种不可逾越的鸿沟。那名修士居然以混元乾坤伞将那大能重创,真可谓普天之下极其罕见的至宝。老夫活了数千岁,阅历万物,能够弥补这不可逾越鸿沟的法宝,也只知晓这混元乾坤伞。”

众修闻言,顿时骇然。

就连庆竹公、剑非仙、炼巫天、伦管家等人,都是目瞪口呆,他们只知道沐荣光身上本命法宝不凡,但没想到居然强到这般妖孽的境界。

由此可见,万金商会为了覆灭燕澜,动用了多么庞大的代价。

庆竹公一众顿时又燃起希望。

万汇畴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居然从储戒中搬出了茶座与茶盏,坐下悠然自在地品味着香茶。

在万汇畴看来,沐荣光动用了终极底牌,这一战将毫无悬念。

大多修士皆是如此认为,纷纷替燕澜捏了把汗。

至于禁生袭灭、赤脚老鬼、赦无生、暮成雪等人,则再度为燕澜担心起来。

倒是鲁菅摆了摆手道:“诸位不必过早担心,燕澜老大什么样的法宝没见过,这什么混元乾坤伞也就名字唬人罢了,在燕澜老大面前绝对不堪一击。至于那老者口中所言的传闻,肯定是前人添油加醋描述,哪有什么法宝可以填补第二重与第三重境界之间的鸿沟?”

龙牛点头道:“鲁兄,你修为不高,但见识不凡,这一点我龙牛十分赞同。燕澜这家伙,什么风浪没见过,这一次必然能够安然无恙。”

紫漪笑道:“那是当然,哥哥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庆来风咬牙嘀咕道:“你们就吹吧,使劲地吹吧,杀了我们庆家一个长老,燕澜就算不葬身此地,也会遭到我们庆家大能老祖疯狂报复。那可是逆天涅境大能啊,放眼整个狮国,又存在几个逆天涅境大能?”

庆竹公也是双目凌锐,幽幽笑道:“燕澜经过连番大战,确实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但他难道就一点没有消耗吗?混元乾坤伞绝对是本届竞试招生中最强的法宝,远超鬼蠹丹和勾心怨。你们这么天真乐观,真的好么?”

鲁菅怒怼道:“好不好关你屁事,你们还是想想怎么给庆一生收尸吧。哦不对,庆一生已经灰飞烟灭,尸首无存,竞试大战已经没你们庆家什么事了,赶紧回去布置丧礼吧。”

庆竹公双目喷火:“臭小子,说话没大没小,目无尊长,师门难道对你没有教养吗?”

鲁菅又是回道:“有没有教养关你屁事。对待你们这些人,我就算有教养,也懒得拿出教养来跟你们说话。”

“你……”

庆竹公气得额上青筋凸起,他举手之间可以灭杀鲁菅,但他忌惮鲁菅身旁的龙牛和紫漪,此外这里是皇国竞试之地,在机关兽上杀人,后果相当严重。

更重要的是,庆竹公若是跟一个小州小派小修士斗嘴,必然有失.身份。

但是不反驳,庆竹公又如鲠在喉,挠心挠肺,真是有种喉咙冒烟,却找不到水喝的抓狂感。

“臭小子,老夫日后再找你算账。小小一个经武州小派,老夫还不会放在眼里。”

庆竹公一哼,便转过目光看向燕澜,不再理会鲁菅。

万汇畴见状,遥遥传音道:“庆大柱老消消气,路还长着呢,等灭了燕澜,所有的账咱们联手慢慢清算。”

庆竹公冷冷一笑,点头道:“还是万副会长想得周全,居然能将这等不可思议的至宝找来,至少我庆家没这个能耐。”

马鞍山市中医院
东莞市厚街医院
沧州癫痫病医院
山东治癫痫病医院
湖北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