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羲和 “够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5:04

羲和 “够了!”

“沐婷为什么!我会变强的!不要离开我,不要……”猛然间羲和从梦中惊醒。“唉…原来是一场梦。真希望整件事都是一场梦就好了。”

羲和暗自运功,心神稍定之后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地方。羲和身处之地正是xiǎo茹家中。羲和环顾四方看到的是山石垒成的墙壁缕缕光线从墙壁的缝隙中照射进来,屋中的陈设已经简陋的不能再见陋了,一张石桌,几张石凳,两张石床而已。

收回目光,羲和眉头一皱沉吟道“xiǎo茹家中这般如此但依旧天真烂漫,自信可爱。只怕人族也是远远不及。”

“咦!后背的伤好了,毒也解了!据我所知,这毒应该不好解吧。罢了,还是不想这件事了。昨日我记得我是被xiǎo茹的父亲一拳击倒的。听当时xiǎo茹父亲説的话他似乎与我们这种所谓的试炼者有着极大的仇恨,好像xiǎo茹的爷爷就是死在人族手里。这就可以理解我为什么挨这一拳了。换做是谁我相信都会出手的。只是这一拳挨得挺冤的,我本来就没打算逗留的,偏偏死命的叫我留步原来就是要打我这一拳的啊。”羲和苦笑,他知道xiǎo茹父亲之前的确是想拜谢他的,但一见到自己人类的身份时便控制不住怒火,任由怒火向自己发泄。

“不过我得要xiǎo心为好了,只怕是不只是xiǎo茹父亲一人与人族有着深仇大恨若是全村人甚至是整个妖族都对人类有着极大地敌意的话,这就麻烦了。可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妖族又为什么允许人族将传送阵设立在这儿,要是妖族百姓真是身处在人族试炼者的屠刀之下的话又为什么纵容人族在妖族肆虐,何不派兵来灭杀呢。这之间莫不是存在着一些重大隐情吗?看着情况好像是人族与妖族高层达成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协议,那设立这个协议又是为了什么才能以至于将自己子民的生死置之不顾呢?难道只是人族一方面派出了试炼者进入了妖地吗?若是妖族也派出了族人进入了人界的话,那么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羲和越想越头疼,索性干脆闭上眼睛不想了。盘膝坐在石床上,运功疗伤起来。

“这不是我能关心的。若是机缘到了的话自然就知晓了其中缘由。当下还是应该尽快疗伤,恢复功力离开这里才好。况且三皇子的杀手还在满世界的找我呢,我怎么能不去问候一下他们呢?”

正当羲和刚刚入定之时,外面嘈嘈杂杂的声音将羲和从入定中惊醒。羲和眉头一皱,他很不喜欢自己打坐入定的时候被外物惊醒。羲和并未动身前去查看而是运功加强双耳的听觉。

“大全!让我们进去!我们知道他在里面。我们也知道他的确救了xiǎo茹,但是你是否知道他救xiǎo茹有何目的?我猜八成是利用xiǎo茹,让xiǎo茹带他回村来假装恩人,目的就是伺机屠杀我们村的!大全莫不是你忘了你父亲是如何死的吗!快让开,让我们进去。你再阻拦,休怪我们无情了!”羲和听到这番话暗自握紧了拳头加快了疗伤的速度。

“不是,不是的!叔叔不是这种人!叔叔对xiǎo茹可好了。”xiǎo茹看着眼前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大人们,不禁哽咽道。

“三娃子!你吓着xiǎo茹了!大全啊,木爷爷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啊。你还记得吗,你父亲死得是有多么得惨!你不记得了我可记得。我记得当时你跪在你父亲身边手指苍天,发下血誓!你还记得血誓的内容吗?我想你是完全忘记了!今天我就给你提个醒!你当时眼中淌血,嘴角撕裂,手指着苍天大声喊道:我!张大全今日丧父,就此苍天为证,大地为纸,以血为墨,以指为笔,发下血誓!我张大全与人族从此不共戴天!”

羲和一顿,此时他才知道这名叫大全的男子心中对人族是有多恨!“那他怎么却救了我?这……”

xiǎo茹也是在一旁睁着眼含泪水的大眼睛惊讶的盯着自己的父亲。

“我,张大全自认为没有违背当时发下的血誓!若是父亲还在世的话我相信他也会原谅我的。”

老人大怒,面色通红,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着地面,愤愤然説道“大全!你知道你在説什么吗!你居然敢説你没违背誓言,那屋中之人又作何解释!”

大全躬身一拜,説道“木爷爷息怒。大全不是故意dǐng撞你老人家。大全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大全只想説三句话。若此人是奸人

,那他又怎么会从魔甲虫口中救下xiǎo茹!若此人是奸人,那他有怎么会不顾身中魔甲虫的毒奔袭数里地从廖山将xiǎo茹送回家!若此人是奸人,为何见你们在这説闹他还不出手!”

众人一惊,对啊!此人连魔甲虫都能对付,杀我们还不是易如反掌。想到这里大家都不由得后退了数步。唯独那位老者紧紧地盯着大全的眼睛,没有退后半步。

“大全!你被此人蒙住了双眼。你説的这些都可能是他故意安排好的。不过他可能在这过程中发生了意外,不xiǎo心被魔甲虫所伤。大全,此时是杀他的最好时机啊!大全快让开!”

“木爷爷您…也罢,你们若是想从这里进去就从我们一家人身上踏过去!xiǎo茹保护好叔叔!”

“嗯!”

“大全你这是何苦呢。唉…既然这样为了全村人的安全老头子今天就当一回恶人吧!”

老者转身向后面人喊道“此人现在重伤,若此时杀不了他,必然后患无穷!别管大全了,都给我冲进去!”

众人轰然而上,与大全一家推搡了起来。可大全一家有怎么能dǐng得住这么多人的推挤。这不,不知道是谁一不xiǎo心竟将xiǎo茹推倒在地面上。

xiǎo茹本来一脸委屈的看着大家和爹爹吵骂,现在又被别人推倒在地面不由得“哇!”的一声大哭起开。

羲和走出房门大喝一声“够了!”

温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常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西藏治疗男科医院
温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常州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