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九位中医教授联名发表讨伐中草药入卷烟檄文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0:47

  [摘要] 虽然“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项目已经退出参评国家科技进步奖,但是这种以中草药为噱头声称可以降低焦油的做法,深深地刺痛了诸多中医药界人士的心,有关人士特以檄文的方式表示心中的愤慨

  北京药大学教授老中医孙光荣

  联合附议署名(以署名先后为序):

  北京大学教授高思华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王琦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钱超尘

  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教授李俊德

  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教授谢阳谷

  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顾问教授温长路

  安徽中医学院院长教授王键

  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吉林省中医药学会会长教授邱德亮

  中草药者,中华之原创,药用之精华。可防疾、可治病、可驻颜、可延年,乃人类之宝藏,佑天下之苍生!故国家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之发展,民众期待与认同中医药学术之进步。因之,中医药人自强不息,中医药业奋发图强,以期弘扬国粹,贡献国人,复兴中华,惠泽万邦!

  宝之所藏,利之所在。开发中草药有限资源,博取中草药无限利益,乃人之常情,亦商之常理,遂致四面闻之而欢、八方趋之若鹜。近年以来,中草药枕以安眠、牙膏以洁齿、中药内衣护胸腹、中药浴液强腰膝、中药以、中药鞋垫以利足,从头顶至足底,无处不药,无所不有,充斥市场,琳琅满目。其保健之功与治疗之效姑且遑论,而其宗旨、研发方略、技术路线、资源利用尚须商酌。但我广大中医药人以纵览万里之眼光视之,以海纳百川之胸襟待之,即使知其未必有补于身心,但只要知其尚未有损于健康,亦从不置喙,更未加挞伐,但看庭前花开花落,任天空云卷云舒。

  呜呼,怪哉!近日竟然骇闻将中草药入于卷烟,且言中草药烟化之后竟功莫大焉,几乎一吸可防疾,二吸可治病,三吸可强身,群吸可增税金。诚可谓:荒言谬事年年有,今岁荒谬更添新!此乃假科研之名,借中药之誉,行欺诈之实也,令人不得不拍案而起:国之瑰宝,岂容亵渎?!

  吾老矣!耄耋之年,衰弱之体,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恬淡虚无,颐养天年,怎问微瑕小疵,岂管闲文轶事?然而近日接一邮件,名曰《斥烟奖歌》。其文也俗,其心也善,虽嬉笑怒骂,但语重心长,令人寝食难安,义愤填膺,遂援笔而发此檄。兹录之如下,以供主管与专家及同道洞察民意舆情。

  其歌曰: 课重税,颁禁令,烟草行业路嶙峋,转行酒店城,柳暗花明又一村。无奈唯利是图者,步步为营守孤城。拍广告,请歌星,风雨飘摇硬支撑。近日惊闻科技奖,桂树枝头有烟名。求名利,门路广,何必来钻科技奖!科研工作最艰辛,冷凳白头无人问,岂是烟草加中药,几天成就新发明?忽悠烟民犹难恕,争抢科奖更蒙人。中草药,几千年,只知艾灸薰穴间,不闻治病要吸烟,倘若抽烟有药效,医院处处该冒烟。肺如金,撞则鸣,吸烟损肺妇孺明,卷烟要得科技奖,傍靠中药名声震,正如青楼竖起贞节碑,又如蟾蜍天鹅转基因。中医人,莫懊恼,从此中药无需熬,只需明火照天烧。清朝末,鼻烟壶,宦官王爷手中托;大拇指,轻一抹,喷嚏一声震山河。如今又现复古潮,花样翻新把钱捞。拜托领导与专家,天地良心最为大,切莫潜规加持原则丧,切莫铜钿到手使命忘!管他周吴与郑王,秉持公正护国策,维护尊严保民康!

  善哉,斯言!百草皆为药,熏烟多为毒。举如丹参舒心、甘草和中,若胸痹者以丹参烟熏之,必致心痛而求速死,胃痛者用甘草烟熏之,必生呃逆而致狂吐。殊不知中药煎糊者尚且有毒,绝不可重熬服用,何况烟化吸入乎?或曰:中医治病,岂无烟熏疗法?然则中药熏烟之剂,除抢救垂危者用于瞬间以醒神开窍外,烟熏疗法仅作外用,切忌吸入,更不可长期吸入。外用烟熏疗法者,举如硫磺熏烟可治疥癣而止瘙痒,辣柳熏烟能除恶臭而驱蚊蝇,盖多依以毒攻毒之理也。又有奸商以干椒烟熏蔬果,防霉防蛀且色泽光鲜,但含毒性遗患无穷,已由主管部门所严禁矣。市场曾有人参烟、当归烟、薄荷烟之类中草药卷烟制品,亦仅略能改变吸入之烟味,未闻有保健治疗之功效也。中医药确有保健功效,但绝不可以世界公认危害健康之卷烟为载体。更有可议者,中草药入卷烟,配方浅易、工艺简单,绝非科学研究之峰巅杰作,何以获重大科技奖励耶?假科研之途,借中药之名,沽虚名而图暴利,玷污国誉而贻害众生,必致人神共愤,天地不容!

  中医药,国之瑰宝!中医药人当以济世活人为宗旨,以救死扶伤为天职,弘扬中医药文化,捍卫中医药资源,传承中医药技术,为强国健民、复兴中华而奋斗。檄文到日,凡我同仁,当携手共筑长城,捍卫中医药之信誉!扬正气,除阴霾,还我中医中药之玉宇,保我中华子孙之安康!

  呜呼,怪哉!近日竟然骇闻将中草药入于卷烟,且言中草药烟化之后竟功莫大焉,几乎一吸可防疾,二吸可治病,三吸可强身,群吸可增税金。诚可谓:荒言谬事年年有,今岁荒谬更添新!此乃假科研之名,借中药之誉,行欺诈之实也,令人不得不拍案而起:国之瑰宝,岂容亵渎?!

  吾老矣!耄耋之年,衰弱之体,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恬淡虚无,颐养天年,怎问微瑕小疵,岂管闲文轶事?然而近日接一邮件,名曰《斥烟奖歌》。其文也俗,其心也善,虽嬉笑怒骂,但语重心长,令人寝食难安,义愤填膺,遂援笔而发此檄。兹录之如下,以供主管与专家及同道洞察民意舆情。

  其歌曰: 课重税,颁禁令,烟草行业路嶙峋,转行酒店娱乐城,柳暗花明又一村。无奈唯利是图者,步步为营守孤城。拍广告,请歌星,风雨飘摇硬支撑。近日惊闻科技奖,桂树枝头有烟名。求名利,门路广,何必来钻科技奖!科研工作最艰辛,冷凳白头无人问,岂是烟草加中药,几天成就新发明?忽悠烟民犹难恕,争抢科奖更蒙人。中草药,几千年,只知艾灸薰穴间,不闻治病要吸烟,倘若抽烟有药效,医院处处该冒烟。肺如金,撞则鸣,吸烟损肺妇孺明,卷烟要得科技奖,傍靠中药名声震,正如青楼竖起贞节碑,又如蟾蜍天鹅转基因。中医人,莫懊恼,从此中药无需熬,只需明火照天烧。清朝末,鼻烟壶,宦官王爷手中托;大拇指,轻一抹,喷嚏一声震山河。如今又现复古潮,花样翻新把钱捞。拜托领导与专家,天地良心最为大,切莫潜规加持原则丧,切莫铜钿到手使命忘!管他周吴与郑王,秉持公正护国策,维护尊严保民康!

  (:zxwq)

产后可以用成人护理垫
儿童口臭
胸痹病发作的应对措施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