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马得戏画频被侵权出版业拿来主义何时休

发布时间:2019-10-09 23:20:43

  马得戏画频被侵权:出版业"拿来主义"何时休?

  着名戏曲人物画家高马得仙逝已两年多,但不期然地,我们会在各类图书、杂志、报刊上与马得戏画相遇。那些凝炼如神、飘逸如仙的戏剧人物,让我们依然会怦然心动。然而,昨日在采访马得夫人陈汝勤先生时,却意外得知,很多马得戏画在马得夫妇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随意运用。由于缺乏沟通与了解,一些作品的运用出现了张冠李戴、谬误百出的情形。   《墙头马上》误用杜丽娘  日前,当陈汝勤先生接到出版方寄来的《五十年传承典藏·墙头马上》一书时,不免有些诧异了:这本由上海市戏曲学校编、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书,看起来相当讲究——纸质精美、中英文对照,配有俞振飞、言慧珠等饰演《墙头马上》时的史料图片……但这本于今年8月首次印刷的书,封面上配的却是马得戏画《牡丹亭·游园惊梦》!  “事先也没跟我们讲一声”,陈汝勤很是不解,“马得画过好几张《墙头马上》,而且很受大众欢迎,出版的次数也很多。他们只要事先跟我说一声,我愿意把作品提供给他们。现在,费了那么大事,出了那么讲究的一本书,可是封面配图牛头不对马嘴,对这本书的出版来说,也是一件憾事。”  《墙头马上》为元代剧作,讲述尚书裴行检的儿子少俊,骑马经过洛阳总管李世杰的花园时,与在墙头上看风景的李家千金一见钟情。少俊携李千金回到长安家中,将她藏在后花园。两人共同生活了七年,生了儿育了女。不料被裴尚书发现,李千金被逐出家门。后来裴少俊中进士,与李千金破镜重圆……这出剧虽然与描绘杜丽娘柳梦梅那亦真亦幻爱情故事的《牡丹亭》一样,是才子佳人的故事,但人物造型、戏剧情节却大为不同。《五十年传承典藏·墙头马上》张冠李戴,不免贻笑大方。  随意用马得戏画成“习惯”  事实上,这并非个例。很多图书在运用马得戏画时,随手拿过来就用,“对用图很不严肃,以至于屡屡用错”,陈汝勤随后又拿出一本王蒙所着、出版于1991 年的《红楼启示录》,同样也没有跟马得夫妇打招呼,同样也“情有独钟”地选用了“牡丹亭·游园”中杜丽娘的身影作为封面配图,“老头(陈汝勤对马得的称呼)有画‘红楼梦’很好的作品,如果他们先讲一声,我们肯定会提供,不会跟他们要稿费的。现在用的这个杜丽娘的形象,虽然有点林黛玉的意思,但毕竟不是林黛玉啊!”  还看到了《新潮昆曲四种》一书,封面封底用的都是马得戏画、《谈戏集》封面用的是马得的速写……这些马得的儿子在外面看到随后买回来的书,既没有跟马得一家知会一声,更毋论稿费了。最厉害的一次,是广东一家出版单位出的书,书里收录了马得戏画二三十幅,但既没有署作者马得的名字,也没有通知马得一家,最后寄了一本书过来了事。当时亲友都很气愤,要求陈汝勤出面打官司,但陈汝勤最后还是决定不费这个心,“因为太普遍了,非常乱”。  这是整个出版业的问题  在陈汝勤的印象中,马得戏画用得最泛滥也最没有规矩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几乎北京出版的所有有关戏曲的书都用老头的画”,陈汝勤说,“但都没有打过招呼,也没有给过稿费,都是拿来就用。”  不过最近几年,内地的一些出版社也慢慢上了轨道,“有些人很讲理”。譬如,商务印书馆英文版的《汉语世界》、黄裳用英文写的介绍中国的故事的图书,以及上海一些时尚杂志,在介绍到中国的戏曲文化时,都不约而同地用了马得戏画,“也都是比较讲理的”。在这方面做得最规范的是台湾的一家出版公司。由民生报出版的《狗洞》、《包公赶驴》两本书,不但当时按照出版程序出版,给了稿费和书,而且还每年按月通报图书发行情况,并发来版税,给陈汝勤留下了深刻印象。  而对于目前内地在出版时仍然时常可见的“拿来主义”、“随意用,随手用”的现状,陈汝勤认为“这是整个出版业的问题,还需要一个完整的制度来规范”。她说,现在戏曲已经备受冷落了,如果能用马得的戏画做些有意义的事,那是他们一家人都很欢迎的事。他们所希望的,只是内地的出版业正规一些、讲理一些。( 冯秋红)

软装搭配
医疗纠纷
南昌小说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