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菊韵】老家贼斗小家雀(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5:12:34

老花痴姜介林最近遇上了一桩大伤脑筋的事,他的宝贝闺女雅凤恋爱了。女大当嫁,有了男朋友,当爹的应当高兴才是,然而,天底下的男人多着去了,考虑哪个不成,这丫头偏偏看上他死对头赵老妖的孙子赵明亮。二十年前,姜介林还当着工人呢,为分房子的事跟同事赵老妖结了仇,至今俩人在大道上遇见,相互扭头绕开走,如今他不但要把闺女嫁到人家,自己还比赵老妖矮了一辈,那滋味真是王八掉进灶坑里,——憋(鳖)气又窝火!
老姜把雅凤叫到跟前:“丫头,你爸不惑之年才生了你,期间多少辛苦你晓得吗。没想到你在婚姻大事上给我跳了一步高吊马,让我无法出门啦。咱丑话说在前面,婚事你完全可以自作主张,但爸不同意。”
雅凤说:“我知道你跟他爷爷有过不愉快。可那事过去多少年了,多大点事,能比得上日本人侵略中国仇恨大吗,中日都友好了呢。爸,您大度些,再说,我俩也就初级阶段,成不成,两说着呢。”
这一句,老姜头更是心里酸得不行,听听,都“我俩”了!老头子气得扔下一句“你酌量着办”,摔门出去,到花窖子看他的花去了。
姜介林退休后不爱跳舞,讨厌打麻将,却喜欢种花。他在自家的平房前搭了个花窖,种出好多花卉,拿到市场上出售,既陶冶情操,又可以赚钱滋润生活。由于他没事就像长在了花窖里,老伴便给他起了个“老花痴”的雅号。昨天跟女儿闹得不愉快,他吃完早饭,更是站在花窖里发呆。
这时候,花窖的门悄悄开了,咳嗽一声,一位人模人样的后生出现在门口。谁,就是惦记他宝贝闺女的赵明亮。“姜爷……姜伯伯好!”
听听,这小子叫惯了姜爷爷,这回擅自改称伯伯了。见孩子一脸谄媚讨好的样子,姜介林伸手不打笑面人啊,只好拿鼻子哼了一声:“有事啊?”
“伯伯,我跟您老人家商量……不,是汇报。”看着赵明亮斟字酌句的样子,老姜刚有些心软,但他立刻叮嘱自己,要提防糖衣炮弹,于是,脸依然绷着:“说!”
“伯伯,我跟雅凤志趣相投……”
“志趣相投找她去呀,跑我这儿汇报干什么?”姜介林冷笑道,“莫非你跟我也要志趣相投?那好,看见我这一窖花了吗,你照样子弄一个我看看。”
老姜以为这一句还不把对方镇住?没想到这小子胆比天大:“伯伯,您这花长得挺旺盛,可是品种差了点。有道是,在哪行,看哪行,要发展地看问题……”
话没说完,就让老姜头给堵了回去:“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遛遛不是?想打我闺女的主意,至少得先跟我这老丈人有共同语言吧?你弄出我这样的花,就算及格。”
赵明亮哼哧了半天:“好,伯伯,这话可是您说的?”
“怎么,你想要我立据为证吗?”
“晚辈不敢。”赵明亮深深一躬,“请允许我先试试再说。”

二 、反不了你

不用说,这闺女大了,胳膊肘外拐,跑不掉是雅凤把信息传递过去了,不然,赵明亮怎么会找上门来求婚?不过,这一仗胜得出乎意料,小子中了老汉的圈套。你想啊,他老姜是谁,这一片社区的老花神。小子既然说了试试,那么他如果试不成,只能蔫退。姜介林回到家,对老伴,更是说给闺女听的:“哼,想跟我过招呢,姜,还是老的辣。这一仗,小兔崽子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打那以后,姜老汉冷眼观看,雅凤该工作工作,该回家回家,闭口不谈“赵明亮”仨字;那姓赵的更是没了踪影。姜介林好不得意,哼,小家雀还想斗老家贼?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
哪知道过了俩月,赵明亮居然再次找上门来,纸箱子里拿出一盆生机盎然的花:“伯伯,您看,我这花的品种比您的要优秀……”
老花痴偷眼一看,心里不禁哆嗦了一下。这盆花粗看,跟他老姜培养的“螃蟹爪子”酷似,但不得不承认,人家的花长相高贵,盆也讲究,这所谓好马配好鞍呀。但他老姜是谁,再花痴,在大事大非面前绝不含糊,他假装不正眼去瞧那花,嘴里淡淡地说:“你去哪儿买的?”
“伯伯,怎么会是买的呢?”赵明亮哪壶不开提哪壶,“咱爷俩不是有约在先嘛,我去南方引进后,自己培育的。花窖里多的是,送一盆来,请您给点评点评。”
“我没空。”老花痴强制着自己,那花已看过一眼了,再多瞅一眼,就是输了品格,“你自己给它打打分吧。”
“伯伯,论经验,我当您的学生也还差得远。”赵明亮说,“但是我仰仗科技的帮助,去网络上学习的。您这花我知道,开春5元钱一盆;而我这花, 0元一盆没问题。”
一句话把老花痴惹起了脾气:“胡说八道!你那花是花,我这难道是豆腐渣?”
“伯父息怒。”那小子语调慢吞吞地气人,“您培养这花,是当地土产,俗称‘螃蟹爪子’,其实应当叫‘仙人指甲’;而我这盆花,是南方有名的‘蟹爪兰’,无论品相和培育难度都大不一样。有道是人离乡贱,物离乡贵,您看同样是杏仁,老美产的跟咱当地的比……”
“说那些臭氧层子有什么用。”老汉打断小伙子的夸夸其谈,“你说准了啊, 0块一盆,听口气你没少折腾呀,那开春咱市场上见。”
“好的。”小伙子转身就走。
姜介林见他那盆花丢在花窖里呢,真想留下研究研究它到底怎么个高贵法,然而,这涉及闺女的终身大事呢,岂能如此不顾尊严?他厉声吩咐:“我请你带走它,明年市场上见。”
望着小伙子狼狈离开的背影,老姜头用鼻音说了句:“小兔崽子,反了你呢。”

三 、姜是老的辣

转眼到了春暖花开,小城唯一的花鸟市场热闹起来。老姜从自己花窖里挑出一批花儿,推到市场,占下东端一个好位置,告诉老伴:“君子做事,不能出尔反尔,这花说好了,5元一盆,不得涨价。”
老花痴这命令看似公正,其实,他有自己的主意呢。小子哎,你不是吹牛要卖 0元一盆吗,我这有5元的,谁买你的!茶盘扎猛子,不知深浅,敢跟我老家贼叫板,岂不是自找难看?
安排好老伴,老姜头戴上一幅墨镜,夹在人流中沿着花鸟市往西走。走到尽头,看见了,赵明亮果然出了摊,小平板车上摆放着十几盆所谓的名贵花,前面悬一牌子:正宗南国蟹爪兰,每盆 0元,一口价。
哎哟,这小子别说,还有点像个男子汉。姜介林正想着,就见平板车前停住了好几位,像观看怪物似的。一位中年男子瞪着那牌子说:“故弄玄虚。这花是人参还是洋酒,分什么正宗不正宗,无非是净化空气,美化环境,哪个还会把它当股票炒,企望它增值吗?”
一位少妇也跟着溜缝儿:“这花盆是比较高档些,但市场东头有只卖5元的。”
小伙子笑着说:“叔叔,姐姐们看仔细了,这一分钱,一分货……”话没说话,就让另一位给堵了回去:“一盆顶六盆贵了。你这花看一眼能长生不老吗?”
老花痴在一旁听得那份舒坦哟,小子,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你花言巧语,架不住没人买帐。
姜老汉一天过去看了五六趟足有,那小子的花他牢记着呢,早上几盆,晚上还是几盆。他不由兴灾乐祸,都说不赚钱赚吆喝,你这还白搭管理费呢。就冲这份智商,我闺女要嫁你,我老姜头摸电闸去!
回到家,见雅凤阴着个脸,老花痴心中暗笑,丫头,心疼了?别怪老爹心硬,虎毒不吃子,老爹这完全是为你的将来把关呢。
这工夫,老伴没等他帮忙,自己乐呵呵地把车子推了回来。一看,嘿,车上的花卖光了。老伴说,大家日子一天天舒坦,都讲究起花草来了,傍晚最后剩下5盆,让姓赵的那小子给包了去。
姜介林指着闺女哈哈大笑:“瞅瞅你这眼神儿。左挑右拣,选了颗猪头一只眼。自家还不知找谁哭去,反过来帮助你妈销货。就这点小恩小惠,它管用吗?”
雅凤气得直跺脚:“爸呀,您哪那么多‘疙瘩话’呀。明亮花钱,咱给花,这是公平买卖。咱不拿那种心态看人好不好?”
“哎哟,丫头,八字没一撇呢,你可不能站错了队呀。”
爷俩又是吵了个不愉快。老花痴没往心里去,哼,胜王败寇,看谁笑在最后。你小子输了这盘棋,今后我还是姜爷爷,想提一辈朝我叫爹,门都没有!
就这样,老花痴放下了心。姜还是老的辣。你小子折腾去吧,看你最后如何向我交待。

四、 谁让我当爹的

这天,姜介林帮老伴送完小车,找朋友喝酒去了。正喝到高兴处,另一位迟到的酒友敲门,手里还提着一盆花。老花痴的眼睛立刻直了:“你这花哪买的?”
“花鸟市场啊, 0块一盆。”朋友说,“你是摆弄这个的,还会不掌握行情吗?”
“怎么,让那小子忽悠出去一盆。”老花痴喃喃自语。
朋友不依了:“什么叫忽悠。人家顾客多的是。老伙计,不明白了吧,这叫蟹爪兰,上档次的……”
往下的知识讲座,老姜头压根没听进去。这还没过半月呢,难道是乾坤倒转,那小子发动了政变,真的假的?老花痴这顿酒啊,一点没喝出滋味来。好歹应付完,他出门就戴上墨镜,直奔市场。
远远地望去,许多人围住赵明亮的花摊,听那小子白话。再走近,老花痴傻了,只见那小子把花盆往里挪了一点,边上摆着两盆他老汉培育的“蟹爪子”,也挂了牌子,写道:当地土产“螃蟹爪子”,又名“仙人指甲”,5元一盆,多购少算。
我的老天!老花痴登时感觉肚里的那点酒要往嗓眼处拱,这小子是高。没成想,他买我家的花,是拿来做陪衬的!难怪老伴说近来花卖得一天不如一天,这是让人贬低了!他想忍气吞声,心里不舒服;他要跳脚蹦高,找不出理由!老花痴担心被人认出来,灰溜溜地离开了市场。
一进门,老伴和闺女正说悄悄话呢,见他进来,老伴立刻转移了话题:“老东西,我这辈子就欣赏你为人耿直正派。跟小赵这场较量,咱认输了吧。孩子聪明是好事,瞧你那一脸官司,分明是心胸狭窄。”
“心胸狭窄什么话。”老姜头大脑够灵活,他一下子认清了形势,这娘俩才是瞒着他搞了政变,没准是就暗渡陈仓,跟那小子结成统一阵线,把他一块老姜晾在了菜板上!
姜雅凤吃吃地笑:“老爸呀,人小赵没跟您较真。他想建议您换换品种,担心挨骂,所以,搞了这点小把戏,他让我向您老人家道歉呢。您看看,那些茅台,是卖花的收入,剩下的,只要您恩准,明天全招安到咱家的花窖来……”
什么,小把戏?
老伴哈哈大笑,说这“口供”也是她才从闺女嘴里挤出来的。小赵那小子太有战略眼光,知道老爷子喜欢摆弄花卉,高考志愿就填报的园艺专业,如今是市园林处的技师。陪老爷子练这阵手艺,那是人家把休假期攒到了一块儿……
老花痴愣了半天,忍俊不禁:“好你个姜雅凤,初级阶段就帮着外姓人耍戏你爹,我这老家贼能斗过你们一群小家雀吗……我想起来了,当年你姥家母鸡下个蛋,你妈都偷出来给我烧了吃……原来这丫头随根儿,遗传!”
“爸……”
“行了,明天你通知他来吃饭。还那话呀,将来就是成了,那赵老妖我啥也不称呼。”
老伴提醒老花痴:“你说过,小兔崽子不投降,——怎么来着?”
姜老汉狠狠瞪了老伴一眼:“他不投降,我投降呗。谁让我当爹的!”

共 41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家贼斗法小家雀,实则是花为媒的佳话。老家贼当属姜老汉,小家雀应为姜老汉的闺女雅凤和其男朋友赵明亮。由于历史的缘由,姜老汉曾为分房子的事跟赵明亮的爷爷赵老妖结了仇,两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当姜老汉得知闺女雅凤和赵明亮恋爱的讯息时,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为了搞定花痴姜老汉,化解两家的恩怨,在学校与雅凤相恋的赵明亮为此做足了功课,决定投其所好高考志愿就填报的园艺专业,现在是市园林处的技师。如今略施小计,终于搞定花痴姜老汉,抱得美人归。小说共分四部分,起承转合,层层推进,结构完整,脉络清晰,以喜剧收尾。推荐欣赏。【编辑 钟声】
1 楼 文友: 2015-0 -27 1 :48:11 昔日的仇家,变成了亲家。世上的事没有永远不变的事,只要你有心,一切皆有可能。谢谢赐稿,问候朋友!
2 楼 文友: 2015-04-02 17:10:01 平实的语言讲诉,真挚的情感流露,好一个以花为媒手段,即抱得美人归,同时化解了一段看似不可解的 仇恨 ,欣赏佳作,学习了^_^宝宝中暑
小便异味难闻怎么治疗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